“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编辑:奇葩日报2020-09-17 15:13:35 关键字:胡峰

新班长扎堆跻身“第一梯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雷兆强 通讯员 闻苏轶 卫坤祥

前不久,第77集团军某旅专业大比武中,合成四营下士娄伟成了战友心中闪亮的“新星”。

比武场上,入伍仅4年的娄伟凭借过硬本领一路过关斩将,在多个课目上都取得了好名次,还把连里好几个长期“霸榜”的老班长甩在了后面。

在战友眼里,娄伟这次是稳稳地进了营队的“第一梯队”。一旦进了“第一梯队”,娄伟将迎来更多在大项任务中摘金夺银的机会。

合成四营教导员侯营在为娄伟感到高兴的同时,还在为另一个发现由衷开心——

代表合成四营参赛的其他新班长在比武中同样表现出色,像副班长陈闯、况金以及装甲技师马永富等。

“新班长扎堆跻身‘第一梯队’,这说明我们的‘十佳班长’评选活动开始发挥作用了,老班长在奋力奔跑,新班长正在迎头赶上,班长骨干之间形成了你追我赶的喜人局面。”侯营说。

侯营所说的“十佳班长”评选活动,始于今年年初。

新年度工作筹划中,该营党委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把抓建班长队伍作为突破口,通过提高班长素质来推动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夯实战斗力提升的根基。

一番精心筹划,该营贯穿全年的“十佳班长”评选活动正式启动。评选对象包括全营所有班长骨干。

班长骨干的军事训练、教育管理、完成任务、获得荣誉、带兵实绩、群众评价6个方面情况经细化后,被分别赋予相应分值。每月、每季度,营队将对班长骨干履职情况进行综合评比,并汇总公示。同时,他们将个人成绩与立功受奖、选学培训等挂钩,以此激发班长骨干干事创业的热情。

评比活动启动后,一些老班长骨干突然感受到了“强中更有强中手”的压力。一些新班长则迎来难得的机遇,纷纷刻苦训练、脱颖而出。

面对刚刚结束的这次全旅专业大比武,合成四营上士于学文心中五味杂陈。“新星”娄伟和他是一个连队的战友,甚至还是于学文带出来的兵。结果,娄伟这次榜上有名,而他“哑了火”。自己竟然输给了自己的兵——尴尬之余,于学文心中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欣慰。

马上又到月底了,入伍11年的于学文决定再拼一拼,夺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此刻,和于学文一样,他所在班的战友都憋足了劲,想着用更好的成绩帮助班长,与其他新老班长在下一轮的评比中一较高下……

“十佳班长”出炉的前前后后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雷兆强 通讯员 闻苏轶 牛誉晓

“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十佳班长”评选活动激发了班长骨干干事创业的激情。训练场上,第77集团军某旅班长骨干们奋勇争先。闻苏轶摄

谁来评——

由营队组织评选“十佳班长”

第77集团军某旅合成四营决定开展评选“十佳班长”活动后,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十佳班长”该由哪里来评?

再三斟酌,该营最终决定由营队来组织相关评选。

班长直接归连队管,为何“十佳班长”评选活动要由营里来组织?

“在连里,大家抹不开面子。”讨论中,火力连一班班长郝彬这样说。

事实确实如此。作为四级军士长,郝彬即使平时犯了点小错误,连长指导员也不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批评他,大多选择私下里进行批评教育。

“如果让连里负责组织评选,手心手背都是肉,时间一长,保不准就会变成轮流坐庄。”郝彬说。

装步一连连长魏子剑,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与郝彬相同的观点。

有一次,装步一连组织军事训练考核,有个班长在全连拿了某项课目第一。随后,他参加全营考核,却连前5名都没冲进去。

“放在全营衡量,对各位班长的能力水平评定将会相对客观。”魏子剑说,连队人数毕竟有限,很多所谓的专业尖子其实是“连队水平”。放在连队层面组织“十佳班长”评选,很可能会影响班长的格局与眼光。

对班排长以及连长们的意见与建议,合成四营进行了通盘考虑,最终决定——由营队组织评选“十佳班长”。

在此期间,教导员侯营也考虑过向上级建议,看能否借助旅机关的力量来评选。但是,再一想,如此不仅会牵扯机关精力,而且如果部队参选基数太大,班长们很可能会觉得离自己太远,效果不一定能得到保证,最后索性定下了先由营队来组织相关评选。

其实,该营做出这个决定还基于一个事实:今天的营队与以往的营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在全新的“旅-营-连”体制下,营队的地位作用凸显。体现在班长队伍抓建方面,连队的责任更多的是发现、培养与使用,而更高层次的发展进步则需要合成营来搭台帮建。

新的举措意味着新的变化。让郝彬没想到的是,变化竟然这么大:营部公示的“十佳班长”首月评选当选人名单中——竟然没有自己!

要知道,郝彬在连里,既是一班班长,又是火炮技师,是连队当之无愧的“顶梁柱”。

一项项数据对比下来,这次评选结果让郝彬心服口服。郝彬说,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压力。从现在起,他得赶紧加把劲,“先把‘失地’收复回来”。

与郝彬相比,另一位班长紧迫感更强。这位班长的专业是装甲车驾驶,专业水平在连队数一数二。但“十佳班长”公示名单告诉他,自己在专业技能一栏的评分甚至低于另一个连的新班长。

于是,这位班长也坐不住了。

来评谁——

“十佳班长”的参评对象已经不只是班长

评选活动筹划期间,曾有一段时间,火力连装甲技师胡峰心情较为复杂——先是替班长们高兴,接着是怅然若失。

当时他觉得,既然是评选“十佳班长”,那么活动的对象自然应该是明确职务的班长们。对班长来说,多了一个展示的舞台,当然值得高兴。怅然若失的原因是,像自己这样的技师,可能会与此活动失之交臂,毕竟自己不是明确职务的班长。

如今,胡峰的心情已经与以前迥然不同,更多的是紧张与渴望。紧张的是每天节奏很快,渴望的是争取新的更多荣誉。因为,他,包括更多的岗位负责人都被纳入“十佳班长”的评选范围。

其实,早在2019年年底,负责起草评选“十佳班长”活动方案时,营部参谋王源发现有的连队根本就没有班长!

“一些连队不分班,每个排只有三个专业负责人,都是车长。”王源介绍说,如果严格按照班长职务来划分,这样的连队直接不能参评了。

此外,王源还发现,有的连队一个连仅大专业就能分出十几个,有的班就包括好几个小专业。专业训练并不是由班长负责的,而是由各专业技师来组织。

显然,不处理好这个问题,“十佳班长”评选活动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对此,营长段丁鹏提出:将各专业技师划进“十佳班长”评选范围。

大家达成共识——专业技师、代理排长、车长、司务长、炊事班长也纳入“十佳班长”评选范围。方案上特别注明:“班长包括班长职务及相当于班长职级的人员和履行班长职务者。”

“部队的结构在发生变化,管理方式也要及时跟进。”教导员侯营对记者说,以前的班长是一个建制班的负责人,和同班战友专业相仿。现在,具体行使类似班长职责的,不只是带有职务的班长,更多专业技术骨干已经加入其中。

评选范围扩大,与之相应的是评分内容与标准的进一步细化。活动正式启动时,评分细则内容已多达40条。

“与带职务的班长相比,像胡峰这样的技师参评会不会吃亏?”

参谋王源告诉记者,这些早已考虑妥当。专业技师虽然不需要管理人员,在“日常管理”上没有得分项,但由于车辆、装备安全以及日常维护保养情况被列入评定范围,累加起来,与班长得分项的数目基本相当。

不仅如此,该营不断改进完善赋予分值的规则与方法,一些可能因专业差异而引起公平性不够的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如今,该营所有班长骨干都纳入了“十佳班长”评选名单。他们每个月的成绩和排名,会被一一记录在册。

评什么——

评的是班长,比的却是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

以前接受上级对班长的考核,郝彬觉得压力都没有现在这么大。

以往,班长个人综合素质在总分值中占比较大,而且同批战友进步幅度也相对稳定,不会动不动就出现“后浪把前浪拍在沙滩上”的情况。

现在,这一切悄然发生着变化。

一次,旅机关来基层检查。郝彬所带班的一名战士思想教育笔记无故缺了几课,随即被点名通报批评。

“这个月想评上‘十佳班长’是没戏了!”郝彬当时的感觉很强烈。因为,在这个月,该班因手机管理工作没到位,已被所在旅通报过一次。

郝彬之所以有这种强烈感觉,是因为,在“十佳班长”评选活动中,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所占分值明显变大。这两件事,直接导致他在“十佳班长”评选中的排名直线下降。

排名出来了。不出所料,郝彬名落孙山。而班长赵国强第3次荣登“十佳班长”榜单。

赵国强与郝彬的情况有所不同,他除了个人素质强,所带新兵进步很快。几次比武中,他同班的这些战友表现出色,一起把班长“推送”上了“十佳班长”光荣榜。

“评的是班长,比的却是班组的整体建设水平。”侯营说,只有这样,评选活动才能达到预期效果。

为提高本班的整体建设水平,班长们明里暗里较起了劲。

郝彬开始带领班里战士主动“加餐”,补齐各种能力素质短板。

也有班长一度认为自己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他们认为每年新兵下连分班,好兵都被别的班先挑走了。

对此,支援保障连班长刘云龙说:“这其实是一种错觉,没人能一眼看出新兵的潜力有多大。有的新兵进入情况快点,有的慢点。最后的比拼,考验的是班长因材施教的能力。”

“每个兵都有自己的长处。”刘云龙告诉记者,这些长处只要充分挖掘和引导,就可以大幅提升班组的作战能力,提升全班建设水平。

刘云龙仔细研究过“十佳班长”的评分细则,细则囊括了班长所带班工作的方方面面。

“从这个层面来看,与其说‘十佳班长’这个荣誉是班长的个人荣誉,倒不如说它是一项班组集体荣誉。”刘云龙说,班里每个战士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发力点和“得分点”,这也是活动受到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

咋评好——

量化排名不是目的,端正导向、提升战斗力才是目的

从“十佳班长”评选活动实施那一天起,侯营反复强调一点:一切要有利于班组整体建设水平尤其是作战能力提升。

随着活动展开,成效显现:一批像娄伟这样的有冲劲、闯劲的新班长脱颖而出,各班的班组建设面貌也明显改观。

与此同时,加分项目怎么丰富完善和减分规则怎么调整等,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给优胜者加分,这肯定没什么问题。但该营领导想得更多:“作为一种激励措施,给部分进步特别明显的新班长加分,更有利于形成你追我赶的良好局面。”

于是,评分规则很快加上了一条:进步幅度较大者可增加一定分数。

对于大家质疑的一些减分规则,营队也根据实际情况及时加以调整。

一些班长认为,对上级的点名批评通报,应该按所通报问题的大小、所造成影响的程度进行分类,而不是所有通报都减去同样的分值。比如没搞好卫生和手机管理不严格,这两个问题不应该列为同一个等级……

对这些意见和建议,营队都加以分析和采纳,并组织人员及时对评分细则进行调整和完善……

“热议与关注,体现着班长骨干以及所带班组全体战士创先争优的热情及进取心。”教导员侯营说,“营里要做的工作,就是更多地激发出这种热情,将其转化为实际工作能力。”

侯营深知,很多工作是没有办法细化为评分项目及标准的。比如,司务长平时管理营部几个炊事班,到了野外驻训,炊事班分到各连队,这时候司务长的分数怎么算?还有各专业技师,虽然装备管理工作也列入“管理”一栏,但管理装备和管理人员是不能相比的,无法做到绝对公平。

“这时,就需要营队视情给出客观的评定。”侯营说,“这些问题看似复杂,但是只要明白一点,类似问题都可迎刃而解。这一点就是——量化排名不是目的,端正导向、提升战斗力才是目的。把握好这一点,我们就能继续做出更多更好的选择。”

适应时代变化建强班长骨干队伍

■蒲 毅

班长,兵头将尾,“军中之母”。某种程度上,班长骨干队伍的整体素质,直接决定着部队战斗力建设的水平。

制胜未来战场,班长骨干队伍必须建强。信息化战争之所以被称作“班长的战争”,是因为随着科技的发展,基本作战单元日益趋于精干化、小型化、高效化,班组这一作战单元地位作用明显提升。

当前,我军班长骨干的岗位变得更加多元,专业技师、车长、炮长等分担了部分班长职责。在战斗力体系生成的链条中,每一环都不可或缺。为适应未来作战需求,在抓建班长队伍的过程中,应统筹兼顾,把培养对象范围从传统意义上的班长拓展到整个班长骨干队伍,多方摔打班长骨干的能力素质,增强他们带兵打仗的能力。

随着我国整体教育水平提升,兵员质量进一步优化,大学生士兵逐年增多。加上各类培训学习贯穿士兵成长进步的全程,班长骨干队伍的素质明显提升。

学历较高、思维活跃、闯劲十足、较有主见……这些特点一方面使班长骨干学习能力很强,但另一方面,也可能使他们产生骄傲自满心理,进而影响班组战斗力生成的幅度与进程。

因此,很有必要通过搭建更大平台,引导大家在展示能力素质的同时,看到自身差距,进而产生赶超的压力和紧迫感,进而带动班组战斗力建设向前发展。

如果说一个班组就是一支箭,那么班长就是箭镞的尖。对一支箭来说,仅有箭镞的尖利显然不行。因此,抓建和培养好班长骨干队伍,应该时刻和班组的作战能力建设紧密结合起来。

换句话说,哪种方法更有利于提升班组的战斗力,班长骨干的培养就应向哪个方向“生长”。因此,在抓建班长骨干队伍的过程中,应该把班组作战能力的提升作为重要评价标准突出出来。

只有将班长骨干的能力素质迅速转化为班组全员的军事素质,才能实实在在地推动基层部队的整体战斗力建设向前发展。

“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标签: 胡峰
相关文章
“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十佳班长”出炉前后:谁来评?来评谁?评什么?咋评好?

新班长扎堆跻身“第一梯队”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雷兆强 通讯员 闻苏轶 卫坤祥 前不久,第77集团军某旅专业大比武中,合成[详情]

捐血救人   你我同行

捐血救人 你我同行

9月7日,为响应市政府无偿献血号召,荆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积极组织局机关、局直属二级单位志愿者参加无偿献血活动。 由[详情]

我的世界告示牌和书籍文字功能被禁 游戏体验下降 太打击MC玩家

我的世界告示牌和书籍文字功能被禁 游戏体验下降 太打击MC玩家

在沙盒游戏领域,我的世界的可玩性是被玩家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因为我的世界可以有非常独特的游戏环境和模式。每个玩家[详情]

车长超5米,标配2.3T+10AT,国产直降11万元,不买途昂就买它

车长超5米,标配2.3T+10AT,国产直降11万元,不买途昂就买它

现在国人的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国内已经是全球各大汽车品牌商要争取的最大市场,虽然国产车的崛起对韩系、美系车有着很大[详情]

名将田单,奈何天降大任于布衣,那我就只好去完成复齐大业了

名将田单,奈何天降大任于布衣,那我就只好去完成复齐大业了

田单( dān),妫姓,田氏,名单。临淄(今山东临淄市)人。田单的生卒年也不详,初步推断生于乐毅伐齐前30年,也就是说,乐毅伐齐时,估计[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