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编辑:开心一刻吧2020-12-14 09:30:25 关键字:邓恩熙

作者 / 耿凌波

周笋是典型的天秤座。

“我对一件事情的权衡纠结是非常严重的”,她告诉娱乐产业,“哪怕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比如要不要出门,我都可能反复拉扯半天”。

这种“拉扯”,也同样投射到了她电影中的人物“佳禾”的身上。见到杀母仇人提前出狱,她在思考要不要做点什么,当然这只是电影中的极端情况。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少女佳禾》剧照

事实上,面向观众更具有普世意义的“拉扯”是,面对境遇的变化,我要不要随之改变?

但不管是哪种“拉扯”,归结到最后,我们都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做出不同状况的选择,真的能够让我们的人生变得更好了吗?《少女佳禾》抛出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少女的“机遇之歌”

当生命被无常笼罩,你会做何选择?

夜晚,女人外出寻找失意丈夫,在路边的树丛中,偶然闯入少年于镭的世界。这是一个容易冲动又极度敏感的年轻男孩,破碎的家庭让他与外界之间充满对抗性。

最直白的表现是,为了报复,此刻他正准备烧掉继父的车。眼见这样的情况,女人的第一反应是报警,于镭则更加惊慌,他抓住女人,将她拖进草丛……

而在不到200米的地方,是一条通往远处的小径。

假如丈夫没有失意,假如女人没有闯入于镭的世界,假如于镭没有烧车,假如女人没有报警,假如于镭选择直接逃走……那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于镭和佳禾

这正如影片中,于镭提到的波兰电影《机遇之歌》所展示的那样,赶一趟火车,赶上与赶不上之间,是否意味着不一样的生命图景?

作为女人与于镭那场意外的“结果”,女人的女儿佳禾,也被卷入这场心灵困境当中。见到杀母仇人提前出狱,她正在思考要不要做点什么。

事实上,作为这个故事的创作者,这也正是周笋自己的困境。大学被周笋称之为“小社会”,进入大学后,周笋会有无法适应的时候,“具体可能会表现成轻微社恐,在集体中有些无所适从”,她告诉娱Sir。

她也在那时开始琢磨改变。

命运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倒一块之后,命运本身似乎正在成为一场没有终点的运动。也正因为如此,选择变得特别重要。

电影中,佳禾有过很多次杀死于镭的机会:餐厅里,钝但能用的餐刀;出租屋里,削尖的铅笔;阳台上,锋利的剃刀;甚至是最后在池塘里,那一池混沌的水……

但没有行动,她更多的时候,是在跟踪于镭、认识于镭甚至是想要了解他。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少女佳禾》剧组

用周笋的话来说,这种做出重大选择之前的徘徊,是很正常的。正如电影外,她在做出是否改变的决定之前,也在尝试很多东西,包括看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来了解自己作为人更多内在的东西。

正是在深入了解自己之后,周笋有了更加强烈的表达欲,与此同时,想要通过电影准确地实现这种表达欲,则需要她不断地去克服自己。

两相权衡之下,周笋选择了改变,她开始突破自己,去面对交流、去接受采访,“我之前都没有想过,小时候这么不爱学习的我,现在可以为了想要拍好一个片子,主动地去做这么多功课。”

而电影当中,佳禾也做出了类似选择。在她知道了于镭好像也没有那么坏,她也冲破仇恨的蒙蔽,选择了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周笋和佳禾的选择背后,可以说透着一种理性的气质。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理性之上的感性

这个选择的过程,周笋将其概括为感性和理性的拉扯。

电影中,本能的感性让佳禾感到愤怒,甚至会在仇恨的驱使下,多次产生复仇的冲动;而经过了教育之后的一些理智的东西,又将她不断拉回来。

这也是佳禾为什么更多时候在犹疑,而迟迟没有展开行动的主要原因。

更早之前,周笋还曾写过一篇阐述,在这篇阐述中,周笋觉得宇宙的能量是守恒的,“有一种力量把你推进深渊,应该也会有另外一种力量把你拉回来”。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导演 周笋

有趣的是,电影之中,真正让佳禾做出理性选择的触发点,并非理性本身,而是“妈妈的注视”,是另外一种感性的东西——爱。

“在佳禾将于镭按在水里的同时,我们交叉剪辑进了妈妈闪现的一些镜头。在我看来,那个东西就是妈妈对她的敲打,也是这份敲打让她转变。”

而对于周笋来说,这份敲打则像是她是对自我探知的欲望。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通过电影来了解自己、了解人。

最开始和同学提到想去北京电影学院,身边的人都觉得不现实,“这可能是我做的最执着的一件事情,这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周笋说。

她将这种执着坚持的劲头形容为“拧”、“轴”,在《少女佳禾》中,也将这种性格色彩投射到了佳禾身上,“她报仇也是,揪着一个人不放。”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少女佳禾》剧照

将这种劲头更加具象化,就是电影开头,从栅栏里冲出来的那头“挺冲的”“挺硬的”“挺轴的”又比较莽撞的小牛。而这种性格色彩的东西,实际上也更像是一种感性的东西。

这是否意味着,无论理性和感性的选择,并不能从绝对意义上去定义对错?更直白一点的说法是,即使做出了认为对的选择,人生又能够因此改变吗?

这或许也正是《少女佳禾》和周笋想要与我们讨论的。

电影最后,佳禾似乎完成了自我救赎,但她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展开讲述。电影之外,周笋也并没有因为改变了之前自认为短板的地方,而生活地更自在。

也许在命运与自我意识之间,人一直都是走在那条钢丝线上的存在。

以下为采访实录:

娱乐产业:之前你提到,拍这个故事是因为发现了自己的一些问题,这个问题具体是什么?

周笋:比如最表层可能有点社恐,或者说自己会觉得难以融入集体。因为我是属于想的比较多的那种人,然后我会对自己的问题反复琢磨。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可能都会发现自己的问题,但是也许有些人不会选择通过什么途径去了解。

我是在发现问题之后,想要去看一些心理学、精神分析方面的书。我很有兴趣,因为从最早只是想了解自己的一些小问题开始,然后慢慢发现人的思维、精神、心理可能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可以去探究的方向,于是就有了对人又更深层次了解的一个愿望。

娱乐产业:研究人的行为动机对你的帮助是什么?

周笋: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帮助是,不管你写什么样的人,不管你去构思什么样的故事,可能最重要的一点,你是要将这个人的行为行动自洽。然后我觉得不管什么类型的故事,或者说每个故事,它都需要有一个很清晰的动机,才可以逻辑自洽。

娱乐产业:提到人物行为上的逻辑自洽,有几点好奇,比如佳禾最开始接触于镭的动机是什么?

周笋:最开始是复仇的本能,当然她也带着一个好奇,就是我看到这个人本能的想去接近他。因为复仇对13岁的小孩来讲,她其实没有想好自己需要怎么行动。因此我觉得她不会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想到要部署一个什么样的复仇计划。

正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行动,所以在靠近他的过程里,一边向律师寻求帮助,一边慢慢自己思考,她等于两边同时进行。她一边在接近于镭、了解他,一边根据她接触到的一些反馈,试图进行自己的计划。

娱乐产业:为什么选择邓恩熙来饰演佳禾?

周笋:剧本里一直有一头小牛,它和佳禾其实是互相映照的关系。也因此,我找演员想要找一个眼睛很大的女孩,这样佳禾的形象和小牛可以互相关照。邓恩熙的眼睛就很大,并且在见到她本人以后,会觉得她眼睛里是有内容的。也就说首先形象上,在我看来比较贴近我想要的角色。

其次因为我也有担心,她的甜美、活泼开朗这些东西,会不会让她没有办法理解佳禾这种小孩。但是实际上你在跟她聊天,当她开始对你比较信任的时候,她可能会跟你聊的很多日常生活的一些事情,听过那个之后我就觉得,她还是可以的。

娱乐产业:如果佳禾没有遭遇变故,她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你没有接触到画画和电影,你的人生又会是什么样子?

周笋:佳禾如果没有发生变故,她应该是正常健康长大的小孩,未来会怎么样不知道,但是至少她的人生不会有这么一个飞来横祸。我要是没有画画,没有学电影,应该还在老家呆着吧,我不知道。

这个东西它没有办法设想,我没有别的生活智慧,但是我有时候反观自己的成长过程,会觉得到现在为止,我基本上都是在跟随自己心意去做决定。就是当你觉得那样不对或者说那样不行的时候,我可能就会跟随自己的心意去做一个我认为行的决定。

标签: 邓恩熙
相关文章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专访《少女佳禾》导演周笋:走钢索的人

作者 / 耿凌波 周笋是典型的天秤座。 “我对一件事情的权衡纠结是非常严重的”,她告诉娱乐产业,“哪怕日常生活中的一件[详情]

一部被埋没的韩国佳片,结尾差点看哭我

一部被埋没的韩国佳片,结尾差点看哭我

绿头苍蝇,一种烦人的昆虫,专门在尸体上产卵,一向给人的印象都是肮脏,恶心,当你讨厌对方到极致的时候会说:“你真的像苍蝇一样[详情]

Crimaster犯罪大师无人区凶手是谁?犯罪大师无人区答案介绍

Crimaster犯罪大师无人区凶手是谁?犯罪大师无人区答案介绍

Crimaster犯罪大师无人区答案是什么?Crimaster官方已经公布了“无人区”案件的答案,本次突发案件各位侦探们是否推测正确[详情]

假粉丝看懵的桥段,队长一句九头蛇万岁轻松骗走心灵宝石!

假粉丝看懵的桥段,队长一句九头蛇万岁轻松骗走心灵宝石!

说起漫威中人气最高的英雄,美国队长肯定榜上有名,毕竟是复仇者联盟的核心人物。作为MCU历史上第一位复仇者,史蒂夫·罗杰[详情]

肖战又被打了一耳光,这顶流还有救吗

肖战又被打了一耳光,这顶流还有救吗

金扫帚奖都知道吗?评选年度最失望的电影奖项。这个默默举办了十一届的奖项,在上周激起了一阵大水花。肖战凭借《诛仙1》[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