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编辑:娱乐卦师2021-02-23 09:24:40 关键字:黑色幽默

《阳光普照》确实不错,豆瓣8.5的高分证明它的确俘获了人心。它所涉及的题材宏大,似乎能看到杨德昌的影子;手法细腻意在描写东方家庭矛盾,这里面又能看到相似是枝裕和的部分。

但是,《阳光普照》又是独特的,它不但有台湾影片独有的节奏和黑色幽默,还有不交融的温暖与绝望,留下鸿沟让人遐想,产生余念。

它也不是完美的,例如大量的对话代替情节发展有很强的说教感;很多重要的桥段欲言又止,表意不强;片子的长度与内容不匹配,前后断裂等等。

在我看来,它不如之前斩获大奖的《大佛普拉斯》,也并不认为《阳光普照》是一部非常“高级”的电影。二者对比,无论是叙事效率、摄影还是音乐都高下立判。但《阳光普照》当中对于人物的描写突出且清晰,可以说人物的线条是支撑整部电影内容的框架。

影片诚实的呈现出了真实的家庭状况和要素,又刻意地将这些要素分配到各个人物身上,因此角色的侧写对于影片的表达来说,至关重要。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就直观判断而言,本身电影意在人物关系影射社会关系,由小到大,没有简约其剧情逻辑内部的线条,而是通过不同人的复杂化阐释,进而多元化的呈现剧情,所以若用精神分析的视野做人物的动机解构、分析,再将此贯穿到电影批评当中,则会非常有趣。另外,也借助精神分析的理论,来梳理电影“留白处”的意义,从而帮助我们更好的解读电影文本所要表达的真正内涵。

首先,我们要明确此部电影中精神分析可能所运用到的理论——包含著名“镜像”与“凝视”理论的拉康精神分析学。

拉康:法国思想家、精神分析学家,是精神分析学科史、当代欧洲思想史、当代人文社会学科史上划时代的人物之一;也是精神分析理论的集大成者,佛洛伊德的后继者之一。拉康对于佛洛伊德理论的修正和改写造成了精神分析学派的分裂,产生出的“镜像阶段”与“凝视”的理论,更适合电影的理论分析,也正因此其精神分析理论几乎成了电影理论与批评的驿站,在此基础上衍生出众多例如第二电影符号学、结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评、后现代主义文化批评等等路径。

带着这样的分析思路,我们回到电影当中。

电影中的阳光是故事的必要要素,通过“阳光”普照的程度将人物划分为:哥哥阿豪(阳光)、弟弟阿和(阳光与阴影)、菜头(阴影)。影片通过哥哥和菜头白黑的服装配色,用明显的外观形式展现出用意。

先来看哥哥阿豪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阿豪是众人眼中的好孩子、好学生。

如弟弟所述,学习好、性格好、长得好,什么都好。在所谓的阳光下生活,也将阳光带给每一个人,可自己无处躲藏。

他对女友小贞讲述的司马光的故事当中,司马光代表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所羡慕的人,那个充满阴影的缸内,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地方。无论从自己的视角还是旁人的观感,哥哥阿豪的世界中都充满明亮。若只从“自己”的角度上说,他眼睛所见的一切光芒是因为没有受到“象征秩序”的掌控。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在拉康看来,眼睛是一种欲望器官,因此,我们能够从观看当中获得想要的快感,但眼睛又是被充分象征秩序化的器官,这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由来。通常人们只会看见那些可以理解和接受的,而对于反面则视而不见,其原因就在于眼睛这一器官受到了象征秩序的充分掌控而哥哥阿豪正是缺失了这一点。

阿豪或许在幼童时期就没有真正建立对于“自我”的认知,没有完成对“自我”对象化的过程。由此反向推论,则是由于没有很好的脱离镜像阶段的想象从而进入到象征秩序。这导致了他在本不完善的“自我”构建当中没有确立“主体”,所以阿豪总是以完美的形象给予大家应有的关怀,也试图去做到最好。例如:主动带领思念阿和(弟弟)的小玉去监狱探监;安抚情绪不稳的妈妈;吵架后再次探望弟弟;夜里送小贞回家等。

可这完美的“人设”无法得到自身的认同,终于在那一天跳楼自尽。

在自尽的那一夜,影片的信息给出阿豪凝视镜子的片段。这个段落非常重要,镜内外的他,代表了“我”和一幅能够跟随的镜像——“他”,共同构成了“理想中的自我”。这个画面是在隐喻阿豪自幼时经历的镜像阶段,那时启动的一个或自恋或自卑的生命历程。在这个过程中,镜前的人始终在面对镜子中的“他”进行理想的想象。可悲的是,阿豪终其一生追逐和渴望到达理想自我的高度,到最后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意识后也就厌弃了自己的现实生存。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哥哥最后在镜子面前的样子,是镜像中看不到自己的映射,在怀疑失望中对于自我的毁灭。就算阿豪擦去了镜子的雾气,能看到其中的“形象”,但依然看不到真正的“自我”。可见,哥哥这个角色所代表的阳光,对立面就是阴影,没有阴影的地方,只能是对自身个体的残酷。

哥哥坠亡后的第一个镜头指向了邻居敲门向父亲告知的段落,这是我通篇最喜欢的一个情节。毫不急促的门铃,父亲开门后邻居温婉的细语:“不好意思陈先生,这么晚了,楼下有个男生,像你家大儿子,你要不要下来看一下”。

紧接着镜头剪接到高楼俯视,尸体在下的画面,这个镜头语言的冲击力非常厉害,马上引发观众的情绪,使之对这个家庭重新思考。在“他人引导”的故事叙述中,观众很难马上就能够以全知视角了解所有的人物特点,阿豪就是例证,只能通过人物的心理状态和叙事转折来推动,就如他的死亡,使人物反而形成被述对象。阿豪的被述,逐带出观众对家庭(父权)的反思,和了解弟弟心理状态及人物发展的欲望。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弟弟阿和,父亲母亲口中的坏孩子,打架斗殴,学业无成。

在国中时期与菜头联合砍伤欺负自己的人而被送到少管所。可是种种镜头提示表明,阿和并不是完全处于阴影之中,影片一开始,就给了明示。

影片是在弟弟与菜头砍人开始的。

过程配合温情的开场音乐和弟弟惊恐的脸庞,看似并不搭配实则另有寓意。因为当镜头转到他们被审判的场景,面对法官,父亲说出“把他送进去”这样冷漠无情的话时,流泪的阿和充满悔意和委屈,已然让人心生怜悯。

他对家庭是渴望的、向往的。阿和犹如阳光被乌云遮住了大部分,暖意无法释放,留在心底,但并没有彻底放弃对缝隙的寻找。

这一切的转折点就是哥哥的自杀。

其实故事到此,也不难明白,只有弟弟确认了哥哥的死,才有机会与父亲和家庭建立起一段感情。一路以来,弟弟一直作为“家庭观看”的主体,在“观看”当中建立“凝视”,因为凝视本身是欲望对象(父亲、母亲)的缺席与匮乏,所以由此进入了“想象”甚至是“幻想”。这造成了一系列弟弟鲁莽和叛逆的行为;那些不计后果缺乏沟通的状态,这并非其真正所想,是为了“某种目的”的行为干预(行为保护)。

随着哥哥的离去,阿和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视点镜头中,这一僭越的表达,准确地呈现了此刻阿和的内心体认——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成为不久前去世哥哥的复沓,也因此带来深刻的迷惘,一种无法区分自我与他人的迷惑。

由此带来的表现凸显在阿和被少管所关禁闭的那个时刻,他崩溃、痛苦、诉说,与教导员的对话印证了其心理上的微妙变化。

带他逐渐走出来的正是曾经缺失的家庭——与妻子结婚、孩子的出生、父亲的容纳,仿佛这是一道被埋藏已久的光环被开启,光的末端指向了自己。对于阿和来说,哥哥犹如一个具有能量源的纽带,在梦中指引父亲面对自己。这个超现实部分的描述是父亲的心理转变,或许只是情感转移,但这表面的和解对阿和来说,也已足够。

阿和的心理状态就像被温暖循循善诱后,直视创伤、敢于面对所有的真实,背负起家庭的责任的勇气,在工作后,重新整合了自己的生命。此时的阿和不再是乌云密布,而是心生对未来的向往,阳光透过缝隙洒落一地。这温暖开启了他的自我觉醒之路,自我救赎之旅。然而这一切,被菜头的突然再现所打破。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如果说阿和阳光的部分是有阿豪的参与,那么乌云的部分就是菜头的干涉。菜头的乌云是实实在在的、密不透光的,或许,被包裹住的也只是黑暗。

前半部分阿和是被照耀下的阴影,走出来后经过短暂的自我整合,就又要面对乌云的缠绕,这一次,他会摆脱吗?他会成功吗?

他,成功了。

实际上,无论过程是多么的残忍,被残忍的对象是多么的可悲,他都不会去问那些所谓的原因与真相。他始终追求的是“自我”内心中的光明;他始终视阴影为累赘、负担,不会为此附加上多一分的情感。他惜爱阳光享受普照,用冰冷的态度对待乌云与阴影,由始至终,从未改变。

其实已经说到了菜头,但还是要补充,无论从心理机制上,还是社会关系上看,他都是最可怜的那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相比阿和,更加严重的家庭缺失,社会底层中成长的菜头,产生了更甚的“幻想”。在拉康那里,幻想所指涉的不是需要的满足,而是未满足的欲望。菜头从来没有被满足过。菜头对欲望的追求是永远失去的目标,是不会得到的现实,准确的说,他产生的“幻想”的功能是维持欲望而非满足欲望,尽管如此,“幻想”还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心理的空洞与紧张。如前文所述,产生幻想的前提是发生“凝视”,想象中获得欲望满足的过程,国中时最需要爱的菜头就只能将情感寄托在阿和这个好兄弟上。

面对欲望的投射,对象阿豪总是会从他的凝视中逃离而去,他们的心理状态,不一样。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至此,就在被庭审的那时,菜头毫无所获,扑空一切,感受到的只有欲望对象的缺席与匮乏,也就是阿和的“推卸”与“悔意”。按照拉康的理论,所谓缺席与匮乏是对欲望对象在场的渴望,显然,阿和只带给菜头绝望。当然不能不提的,还有阿和父亲事后的冷漠,对他本就残缺的家庭变相的剥削,带给菜头更致命的冲击,把本就绝望的他推向了生死的边缘。

事已至此,菜头,便再也没有了向阳的可能。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菜头所拥有的只是“欲望自身”,他成了那个被掏空了的物品,永远不会混淆真实与虚幻,他俨然成为了这样悲惨的肉体。于是也就不难理解后来菜头的奸猾与反击,可惜,他不会成功,也没有成功,就这样残酷的被消灭,被剥夺了生的权力。

他明明作为主体,却只被看作为难缠的阴影,终当消失时,阿和对此感受的竟然是无比的解脱,沿路喜悦的狂奔与释放,不带丝毫疑问!

再回想他出狱后,街边偶然看见阿和的母亲,通过对话从而得知随行人是阿豪的太太和儿子,话语间充满了感叹,作为全知者的观众并没有感受到来自于菜头的任何威胁,那时,他只是对他人想要了解。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反观母亲,除了回答,对菜头的一切毫无想知的欲望。在旁人的眼中,他,什么都不是。

他的生命如一缕青烟,根本没什么。

代表阳光、半阳、阴影的三人由父亲连结,虽然菜头与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但由于哥哥是父亲的“欲望”对象,导致了家庭教育的差异,之后“欲望”(哥哥)的消失使父亲移情阿和,因此,这连串的效应间接导致了菜头的故事参与。而后续的发展,还是少不了父亲的角色。

父亲就是轴心。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相比较而言,父亲是最复杂的,每次动作的动机都是不同的,他内心的演变带动了整部剧情的走向。它可以代表东方家庭的惯性,反抗与被反抗的机制,还可以显露根本人性的自私。父亲就是阳光与阴影的化身。

他与主要人物之间交锋后发生了类似于化学的反应,这诱发了全知全能的主体——观众从直觉的观影体验转向“凝视”的发生,他动机的缺席就是所谓的“留白处”,这使观众进入想象,引发思考,于是也才有了以上的解读。电影在这一时刻实现了超越时空的互动。

电影并不完美,有非常明显的问题。差一点, 这一部题材宏大、侧重描写心理的电影就要沦为成了一部道德伦理剧,因为它实在添加了了太多的台词来替代情节。幸运的是,导演还是留了余地,让儿子是否是父亲生命的“真爱”变成了一个大可质疑的问题,同时黑色幽默和尴尬情节的设置,也消解了或颠覆了影片通过对话强化的说教感。

另外,这是一部完完全全男性视角的电影,所有女性的角色都被弱化成为刻板符号,帮助推动情节发展,是形式的设立。如果说这是因为要通过固定视角来表现时代特征,可结果是无效的,这时代符号并没有被显露出来,片中所有的根本矛盾适用于任何时期。它架空了背景,就好像棉中裹的刀子不够锋利,能伤人,但伤口不深。

作为精神分析视域下的电影批评,以上就是对《阳光普照》全部主观片面的解读,请多包涵。

如果喜欢的话请关注和分享。

如果想讨论,请发内容到对话框。

标签: 黑色幽默
相关文章
同是口碑电影,等待许久的《唐探3》,为何不是春节档赢家?

同是口碑电影,等待许久的《唐探3》,为何不是春节档赢家?

新春档的电影相信大家都已经看了不少了,不得不说,这些电影上映之后至今都是持续着很高的热度,而且今年上映的电影各自精彩[详情]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那年,阳光普照下的马儿,金色闪耀

《阳光普照》确实不错,豆瓣8.5的高分证明它的确俘获了人心。它所涉及的题材宏大,似乎能看到杨德昌的影子;手法细腻意在描[详情]

肖战《王牌部队》透新进展,被曝现场收音效果佳,或将于春季招商

肖战《王牌部队》透新进展,被曝现场收音效果佳,或将于春季招商

更新不断,吃瓜不断《王牌部队》是黄景瑜、肖战等人主演的一部军旅题材的作品,这部剧是肖战第一次尝试军人一角,也是他的转[详情]

人潮汹涌,他们却从未放弃自己的“武侠梦”

人潮汹涌,他们却从未放弃自己的“武侠梦”

现代快报讯(记者 王子扬 李鸣)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群演,一个出生入死的大杀手,一次意外,互换身份。群演无意间闯入真实江湖、面[详情]

没有流量没有女主角,四个和尚撑起了这部电影

没有流量没有女主角,四个和尚撑起了这部电影

看腻了流量演员谈恋爱的影视剧,越发让人怀念90年代的老港片,尤其是酣畅淋漓的动作片,演员拳脚扎实,打戏拳拳到肉,可惜这样的[详情]

contact us

Copyright     2018-2020   All rights reserved.